当前位置:首页 > 短篇小说 > 文章内容页

一条河流是一个朝代的殇歌组诗

来源:小说网 日期:2019-9-17 分类:短篇小说

   ◎回到唐朝
  
   夜晚浩渺。沿着草原、雪山以及冰河行走
   那些情节再次被打开,它们离我很远
   隔着好多朝代的距离
   秦淮酒家,隔江聆听《后庭花》
   长安古城,遥看一骑为荔枝……
   熟悉而陌生,我在一枚枚汉字里流连忘返
  
   在远离某些悲壮和苍凉,远离阻隔你我的
   天涯和桎梏,我们开辟出半亩花田
   时不时种下渔舟晚唱,或落霞孤骜
   邂逅在唐朝,将自己放进一轮瘦月里
   俯视苍莽与古朴。时空如此浩大
   我们的每一瞬,时刻流转着
   日暮乡关的愁绪,抑或巴山夜雨的欢悦
  
   回到唐朝,世界不再虚掩,心门不再紧闭
   抛却了楼头残梦与花底离愁
   我们不再独倚望江楼,不再肠断白蘋洲
   此时花影横斜,亭院溢香,还有一袭旗袍的你
   醉了十里春风,醉了打马经过的书生
  
   ◎美人·江山
  
   风吹衣单,一根被惦念千年的硬骨
   于旌旗坍塌的断章处,在涛涛易水里醒来
   鸣镝在身后响起,我却不能回首
   梦里花开。是你默默为我送行的倾城繁华
  
   我相濡以沫的爱人。纵然离别漫过季节高处
   纵然刀光剑影斩断苍茫,我滴血征衣
   也要掬起这沉陷的长天
   义无反顾,把一世期许,置于最后一击
  
   今世难觅归路。这生死相依也随我逝去
   这爱恨情仇亦泯然于一声长啸
   在悲壮与缠绵中,我在寻觅前世流云
   那是你我煮梅论诗,执手三生三世的江山
  
   ◎夜雨春灯
  
   是否记得?记得夜雨春灯
   记得相拥而坐的温暖。那时江湖事了
   我们不再执掌江山权柄,只慕闲云野鹤
   逍遥山水。血雨腥风的过往
   深埋于南山牧场,任马蹄疾驰而过
  
   屋外雨声依在,它在贪恋夜的静美
   芭蕉,海棠,杜鹃……被久违的温情湿润
   一个个舒展身姿曼妙,撩拨着夜的柔情
   无拘无束,像藏地的雄鹰,天空是王者领地
   而她们静若处子,悉数收缴清浅光阴
  
   忘记岁月静好,把自己遗忘在神魔世界多年
   与失散在轮回里的箴言懵懂对视
   唯有此时,思绪疯长。丰茂成饥饿的狼群
   试着与夜色契合,与夜莺相继失陷
   被情武汉小儿癫痫病医院?丝锻打,踏上通往你心扉的幽径
  
   ◎渡头杨柳青青
  
   渡头杨柳青青,它正跷指拈起黄昏
   拈起一世离愁。流水顾自逝去
   朵襄樊癫痫病专业医院朵浪花起伏有致。再远处
   便是宿命里早已注定的漩涡
  
   萧瑟,却果决。我在转身的一瞬
   分明看见你眸中泪花奔涌而出
   如一枚枚染血箭簇命中我的柔软
   埋藏已久的词,让长天沉陷,易水断流
   陪伴我嶙峋傲骨走过万里狼烟和枯骨
  
   你以清辉为笔墨,易水为宣纸
   宣泄着旷日持久的离愁别绪
   三千丈白发缠绕破碎山河,面对苍茫夜露
   心里埋葬折断的炊烟和坍塌的旌旗
   我在荆门哪看癫痫看的好你的诗篇里陈兵百万,策马如风